首頁
文章
轉發
首都碧水藍天守護者(二)

有一種藍天,叫“北京藍”;有一種碧水,叫“北京綠”;在每一個天朗氣清的日子里,您可曾想到,這一切優美的背后,是一群幕后英雄在默默守護。為了每一份環境數據準確,他們爬高梯、上尖峰;為了每一個生態隱患確保排除,他們沒日沒夜,嚴防死守;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,首都生態環境守護人。

近日,午報記者走進北京市生態環境局,近身采訪了這群忠誠的環境衛士——

煉就“火眼金睛” 開發執法神器

蘇學田

北京市機動車排放管理中心監察科副科長

今年39歲的蘇學田退伍后加入生態環境系統,深扎一線執法崗位,一干就是11年,敢于創新的他已經混成了“老環保人”,但他說,作為一名環保人,自己正青春。

根據北京市新一輪的細顆粒物(PM2.5)源解析最新研究成果,移動污染源占比高達45%,是北京本地PM2.5的第一大來源,其中在京行駛的柴油車排放占比最大。為此,生態環境部門近年來以重型柴油車為重點,加大力度開展移動源執法。

每天早上,在全市38個主要進京路口檢查站,都有身著黃色反光制服的生態環境執法人員穿梭在車輛之間,而這其中,就有蘇學田的身影。很多時候,檢查站點都距離單位比較遠,蘇學田都是早上到單位后,盡快換上工作服趕往各個檢查站。蘇學田說,最遠要到距離市區190多公里的司馬臺綜合檢查站,如果再檢查下一個點位往返車程就接近500公里。往往這一天下來,早上六點多出門,晚上八九點鐘還回不到家。

干得年頭多了,積累的檢查經驗就越豐富,蘇學田早已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,基本上這輛車還未到跟前,就能初步判斷出是否超標。由于常年的接觸汽車尾氣,蘇學田的鼻子患上了嚴重的鼻炎。檢查汽車尾氣要將儀器伸入排氣口,連踩三次油門進行測試,“轟”的一聲,一些超標車輛瞬間冒出的尾氣熏得人睜不開眼,蘇學田說,每次檢查完鼻腔里都是黑的,嗓子也很不舒服。

為了提高移動源執法效率,促使了敢于創新的人去改變原有的執法模式。2018年以前,機動車排放執法工作全靠人工手寫記錄,人工判定檢測結果,人工統計的執法模式已經無法適應繁重任務的需求,龐大執法數據急需信息化支撐。作為科室負責人之一,蘇學田牽頭開發了全國第一款機用于機動車排放監管的動車執法APP。實現了從人工判定、人工統計到自動判定、自動上傳、自動統計、云存儲的跨越式發展,檢查數據形成了完整的數據鏈條,各種檢測數據可以實時進行數據共享和有效分析。執法APP強力支撐了全市機動車排放執法檢查工作。2018年全年共檢查柴油車220萬輛,處罰排放超標車32萬輛,處罰量是2017年的5.6倍。

有了大數據庫,那些“屢教不改”的超標車輛難逃法網。蘇學田介紹,有一輛車一年中被查出超標64次,相當于不到一個星期就被記錄一次。對于這類超標車,APP都會記錄在案,成為重點監管對象,執法人員則會入戶對車進行復檢,直到車輛排放達標為止。

2018年,共有17萬多輛車被查處后進行了整改,最終由排放不合格到排放合格,從而退出了“黑名單”,真正達到了減排的目的。

如今, 咱北京的藍天越來越多了,空氣質量明顯好多了,蘇學田最愛看朋友圈有人曬藍天,“金杯銀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,馬上我就到了四十不惑之年,雖時光飛逝,好在青春正在,藍天保衛戰激戰正酣,為了老百姓更多的獲得感,為了子孫后代的藍天白云,我們再出發,再立新功?!碧K學田說。

勇闖應急前線 危難之際顯身手

顧勇

北京市環境應急與事故調查中心調查處置科科長

2008年,顧勇脫下穿了14年的軍裝,從某防化部隊轉業至北京市生態環境部門。雖然身份發生變化,但是好在專業方向一致,他很快適應了新工作。2013年,北京市環境應急與事故調查中心剛剛成立,急需一批工作認真、勇于擔當的人手,顧勇就調到了這里。

“我現在主要負責突發環境事件應急準備、應急響應和事后恢復工作?!鳖櫽潞唵谓榻B說??墒鞘煜み@個行業的人都知道,因為面對的大多是突發事件,又是直接在一線,這可是一個危險系數極高的工作。

突發環境事件往往來勢兇猛,毫無征兆。作為現場處置負責人,顧勇必須隨時保持高度警惕,無論是平日還是節假日、無論是白天還是夜晚?!敖泳褪敲?,事故現場就是戰場。我要求自己,一旦有突發環境事件,必須第一時間趕赴事發地,靠前指揮?!彼麛蒯斀罔F地說。

有一次,北京遠郊區某危險化學品倉庫發生火災爆炸事故。接到通知后,顧勇第一時間向上級報告并趕赴現場參與應急處置工作。

那是個周五的下午,正好趕上晚高峰。他到達現場的時候,情況十分危急。熊熊大火還沒得到有效控制,滾滾濃煙伴著刺激性氣味正在產生,風向卻一直在變化,最危險的是二次爆炸隨時可能發生。

“進一步了解情況后,我當機立斷提出對周邊空氣進行實時監測、對消防退水筑壩攔截、對含油廢水投放吸油氈吸附等一整套應對措施,并協調相關部門組織實施。經過10多個小時的奮戰,終于有效控制了事故對環境造成的影響?!鳖櫽抡f。工作結束后到家,他的體力已經嚴重透支。

其實,類似這樣的突發環境事件,顧勇任職以來,已經調度處置了200多起,參與現場處置50余起。無論是安全生產事故、交通事故,還是其他原因引發的突發環境事件,無論情況多么復雜,事態多么危險,他都始終保持這份擔當。

“雖然我們經常處理環境應急事件,但是環境安全還是應該以預防為主,將風險關口前移,防范勝于救災?!鳖櫽陆榻B說。工作中,他精心組織,認真摸排全市環境風險源清單,分類建立風險臺賬,全市哪個區哪家企業有什么風險在他心中都清清楚楚。

2015年,在對開發區某風險企業檢查過程中,顧勇發現該企業使用的液氨儲罐無任何環境安全防范措施,直接放在了生產車間,存在極大的環境安全風險。他立即向企業負責人指出問題的嚴重性,并責令企業整改,將液氨儲罐安放到專門空間,并加裝噴淋裝置、設置圍堰等防范設施,及時消除了環境安全隱患。

近年來,水環境安全也備受百姓關注。為了預防北京市水環境污染事件發生,顧勇一直在積極探索流域水環境安全的管理模式。從2014年起,他就開始帶領同事,采取徒步行進的方式,對清河流域、通惠河流域、龍河、鳳河流域(北京段)等進行摸查。他們克服了夏日酷暑、蚊蟲叮咬等困難,對近百公里河道兩側的排污口都進行了逐一登記標注,做到了河道兩側的風險源情況明、底數清,形成了一流域一對策的詳細報告。

在環保戰線上工作11年,顧勇一直保持著嚴謹的工作態度,時常會進入忘我狀態,還經常深入各類行業、領域開展調研工作,因為要求自己的調研數據必須準確、可靠、全面,他經常一去幾天。一次,他在房山區某化工園區調研,園區內90%都是化工企業,他在那足足工作了10天才回家。

“這些年,首都經濟高速發展,首都人民對美好環境也有了更多期盼。我個人的得失并不重要,我們使用科學方法,預防環境事件發生、有效控制突發事故對環境的影響,守護好北京的藍天才最重要?!鳖櫽抡f。

相關推薦
熱門活動